如果大家忘记网址,请使用永久备用网址 selaoshu.com 来访问本站!网站公告 看片指南 留言求片
如果您觉得逼我啪好请告诉您的朋友, selaoshu.com 备用网址发布 请收藏!
  • 我的女仆性奴

 「雪兒,今天我們換個花樣吧」,我起身把旁邊正在脫內褲的女仆壓在了身下。  「少……少爺」,身下這個童顔巨乳的小美女略帶羞澀地主動摟著我,放任她胸前兩團彈性十足的面團擠壓著我的胸膛,還翹起兩條雪白修長的美腿盤上了我的腰,又說不出的淫蕩,「我都聽您的,若雪是您的,只屬於您一個人的…  …「這嗲嗲的溫聲細語讓我骨頭都酥了,我一手摟著她,手掌堪堪握住一只美乳,另一只手卻拿起她正要換下的黑色蕾絲小內褲,湊到鼻子上忘情地聞著……  「少,少爺,雪兒穿了一天,很……很髒的,不要……」若思羞紅了臉蛋,仿佛一擠就能滴出水來……  「沒有啊,很香啊,雪兒的蜜穴總是這麼誘人」,說完我還伸出舌頭在覆蓋蜜穴的布片舔了幾遍,「今天我們……」我對著小若雪的耳邊說起今天的新花樣,若雪聽著聽著臉就越加發燙,深深地埋在我的胸膛,卻沒有出聲反對。這妮子,越來越可人了。  若雪像個小媳婦幫我寬衣解帶,然后用她紅潤的小嘴親了親我的大肉棒,開始賣力的吮吸。不得不說,經過兩年的調教,她的口技是越來越出色。丁香似的小舌不時舔弄著我的龜頭,讓我舒爽不已。但今天這不是主題,我把她攔腰抱起,走向了浴室。   「我們先來浣腸哦。」我拿出浣腸器,不懷好意地盯著若雪渾圓挺翹的臀部。  若雪紅著臉捂住翹屁屁,身子都不住地顫抖起來「真的要這樣嗎,少爺,好…  …好羞人……很髒的。「我淫笑了幾聲,把她掰了過來弄成狗趴式,雪白的臀部高高翹起,露出粉紅的蜜穴和淡褐色的菊花,黑色的陰毛上還掛著幾滴露珠。若雪無力地反抗了幾下,也就半推半就的依了我。只是那微微的喘息聲透露出她的緊張和羞澀。我大力地揉搓著渾圓的臀部,我先是掰開原本嚴絲合縫的蜜穴舔弄然后又舔上了那小巧的菊蕊。一時間若雪渾身顫抖,不住地呻吟起來。完美的胸部在空中抖動,然后被我的兩只狼爪抓住,肆意的揉搓。這下若雪的呻吟就更大了。等菊花被潤濕的差不多后,我便將硬質的玻璃管緩緩的插入若雪的緊窄的后庭中,引得若雪一陣痙攣,無力地伏在浴缸邊緣喘息,並放松著自己的身體。  「嗯……嗯嗯……啊……少……少爺,慢,慢一點兒,好不好……嗯……」  若雪無力地呻吟。管子深深地插入后庭深處,我也跨進浴池,讓若雪煙趴跪在浴池中,擡起她那誘人的臀部,管子隨著后庭一張一翕而蠕動著。我將蓮蓬頭的水流開到最大,強大的水流順著粗大的玻璃管直入若雪甬道的深處。  「啊啊……唔……啊……嗯……」若雪無力地扒住浴池的邊緣,似痛苦似興奮的呻吟著,整個浴室充滿著淫靡的色彩。  「看你自己一副淫蕩的樣子,還真是誘人。后面的小口已經喝了那麼多水都還沒有飽的樣子呢!」我撫著若雪的小腹,那里已經有些隆起了,卻根本沒有停下了的意思,繼續往里注水。  「不,不是的……唔……嗯嗯……好……好難,難過……都是您……是少爺您把我變成現在這個樣子的……啊啊……」若雪喘息著,不情願地微微扭動著腰身,希望可以減輕痛苦。  我沒有理會若雪的抱怨,只是惡意的將玻璃管向里按了一下,又是引得若雪一陣驚呼,還沒等她回過神兒來,我又一下子將深埋在她體內的管子抽了出來,塞上了肛栓。我放下管子,舌頭舔弄著若雪的耳際,充滿誘惑的說:「雪兒要好好的含住,不要掉下來哦。」看著若雪微紅的雙頰,我狡黠的笑笑,不理會若雪的不適,將她抱坐在腿上,開始給她洗澡,大手所到之處全部是若雪的敏感地帶,尤其對那一雙美乳和大腿根部流連忘返。看著若雪隱忍的表情,我心情大好,吻上了那小巧的嘴。  「嗯,嗯……」若雪無力的呻吟出聲,身體扭動著希望可以擺脫我的桎梏,但一切都是徒勞的。我許久才離開那甜美的雙唇,讓若雪幫我搓澡。縱然菊花還很不舒服,她卻很乖巧的幫我洗浴,甚至用雙唇和香舌代替了手。只是過了會兒,若雪突然喘息加劇,眉頭緊皺,臉色變得煞白隨即變紅,我知道若雪要忍不住了,卻因爲羞澀不肯說出。我抱起若雪走出浴池,來到便池處,像把小孩子上廁所一樣將她的雙腿大大分開,「今天雪兒還算乖,作爲獎勵,早些讓你解放吧。」說罷拿掉了肛栓。  「啊,啊……啊……」若雪因害羞而叫出了聲,想拼命忍住卻沒能忍住,后庭如開閘的水傾瀉而出。若雪有些哽咽,自己最肮髒的一面暴露在了少爺眼前。  雖然我們在一起2年,但這樣的事情她還是有些接受不了。  「怎麼?還在害羞?還早呢?浣腸時的你真是可愛。」我調笑道,沖完便池,我再次回到浴池,拿過管子開始第二輪的灌腸。終於等浣腸結束,若雪長出一口氣,卻突然感覺后庭被塞入了一個冰冷的東西,她不由得驚呼一聲回過頭,卻看到少爺對自己壞壞地笑著,而自己的飽經摧殘的菊花上竟然插著一條毛茸茸的尾巴!  「今天我的小若雪真是太可愛了」,我一邊說一邊給若雪的脖子上掛上鈴鐺,「現在,擦干去穿衣服。」  若雪要穿得衣服只有兩件,一條黑色T字褲和一雙黑色長筒襪,跟她雪白的肉體交相輝映。

我喜歡絲襪,所以若雪的衣櫃里有各式各樣的絲襪,她也爲我天天穿還若有若無的誘惑著我。難道跟我跟久了,再清純的MM也會變壞?  若雪柔弱的身子微顫,依著我像母狗一樣晃著尾巴在地上爬,然后爬到我身邊,汪汪叫了幾聲,開始舔弄我的下身。看著若雪清純的臉蛋上散發著一種說不出的淫蕩,T字褲掩映不住私處的風光。黑絲包裹下一雙性感的長腿蜷曲,美趾也緊緊蜷曲在一起,和那晃動的純白狗尾巴對比,讓我的欲望再也忍受不住。我低吼一聲,撲向若雪。這只可愛的小母狗也發起情來,翹起臀部朝我不斷聳動。  「少……少爺,雪兒要……好想,好癢,少爺……」若雪臉頰通紅,拋棄了平日的矜持,只剩下身體的欲望。我低下頭,撫摸著若雪美麗的絲襪腳,不時舔弄。尤其是那蜷曲在一起的腳趾,誘人無比。若雪只感覺全身奇癢無比,無論是胸部,私處,菊花,還是腿,呻吟聲越來越大。蜜穴早已泛濫,淫液滴在地上,連成淫靡的銀絲。洞口雙唇微張,早已充血,做好了準備。若雪被我抓住雙腳舔弄,說不出的難受,又說不出的興奮自己不住地揉搓起雙乳,口中發出嗯啊的呻吟。  終於等若雪的絲襪濕透了的時候,我把注意力移向了我愛不釋手的蜜穴。肉棒早已怒不可遏,拉開T字褲那條小細線,抵著私處狠狠的刺了進去。  「啊啊……好疼……少爺……少爺……輕點……」。不過在淫液的潤滑下,最初的不適應變成了如潮的快感「嗯……啊啊……少爺……不,不行了……啊啊……嗯……唔……」  我狠狠的聳動下身不斷的抽插,干得若雪淫液飛濺。我一手抓住若雪的一只乳房,手指捏著粉紅的蓓蕾,另一只手搖動著插在若雪菊花里的狗尾巴,轉圈似的搖動,或是前后抽插。若雪被前后的刺激弄得瘋狂地浪叫一會叫「嗯……啊……慢……慢,一點兒少爺……啊啊……求你了……」一會又叫「快一點,再快一點,少爺,啊啊啊……不行了,雪兒不行了。」沒過多久,若雪就達到了第一次高潮。我的肉棒在若雪緊窄濕潤的陰道里快速的抽插,感受到私處有節律的抽搐,也加快了速度,把一股股陽精將有力地射入雪兒完美的肉體內。然后兩人便陷入了喘息之中。若雪微閉著雙眼,睫毛抖動,清純的臉蛋上戴著高潮的余韻,嘴角帶笑,正回憶著剛剛的快樂。  「雪兒……雪兒……」  「嗯……少爺……雪兒好快樂,剛剛好像要死了……」雪兒很是迷醉。  「我們再來一次,這次是后面哦,今天我就要了你的小雛菊。」沒等若雪反應過來,我已經把她翻了過來,拔出了尾巴,惹得若雪長長的呻吟了一聲。我扶著大肉棒,對準菊花,緩緩地刺進。撕裂般的痛苦驚醒了若雪。若雪感到屁股都裂成了兩瓣,一根火舌在自己嬌嫩的甬道內粗暴地穿梭。  「少爺,好疼啊。不……不要啊少爺,雪兒好疼。」若雪不自主地往前爬,卻被我死死的拉住,承受著腸道里火辣辣的疼痛。  肛交果然很爽,直腸里比若雪的陰道還要緊。幸好若雪的淫水很多,此時都給我弄來當潤滑劑了。若雪還在喊痛,不過這異樣的性愛也給她帶來了異樣的快感。腸道火辣辣的疼,卻給一只溫順可人的若雪帶來了受辱的快感。肉棒進,就是無盡的充實,像全身都被塞得滿滿的,肉棒處,就是無盡的空虛,尤其是出去的那一霎那括約肌劇烈的收縮,快感非常,雖然若雪不願承認,但這感覺就像拉出大便時的感覺,甚至是十倍百倍的強烈。一想到這,若雪下身就是一陣抽搐,蜜穴里淫液飛射。我被若雪這麼一夾,吸了一口涼氣,拼命收住精關。  「不要,不要……」若雪口是心非的呻吟,傻子都看得出來她現在非常享受。  我一會兒摸著她的絲襪腳,一會兒又揉搓著她胸前的兩團面團,一會兒又用3根手指抽插這若雪的小蜜穴,還不斷用淫穢的語言刺激她。「雪兒,你就是只小淫娃。看我在干什麼,我在干你的菊花,也就是屁眼,你的肛門。你的肛門,最髒的地方,在被少爺我狠狠的干哦。」  「不要……不要講了少爺,雪兒很…很乖的,雪兒不…不淫……啊啊啊…  …「我突然抽出肉棒,讓若雪又大聲呻吟起來。隨后我大力的抽插起來狠狠干到底然后完全退出,干得小母狗只能大聲浪叫,瘋狂的迎合著我。終於小母狗全身劇烈的抽搐,菊花緊緊的壓迫著我的大肉棒,我把滾燙的精液全部注入了身下這只千嬌百媚的母狗雪白的肉體內,而雪兒也肆意的噴射著美味的甘霖,我們又一次達到了高潮。若雪被干得很累,昏昏沈沈的睡去,卻不忘緊緊抱著我,臉上盡是滿足和幸福。我把若雪的絲襪美腳盤到我腰身,一手來回感受著黑色絲襪的滑溜,另一只手伸到若雪的臀部,揉著紅嫩滑膩的后庭,也沈沈睡去。            我的女仆性奴(前傳)  我的現任女仆兼性奴叫若雪,兩年前來到我家。原本她家也是個大家族,財力雄厚,顯赫了幾百年。只不過這幾代漸漸沒落,又逢家主經營慘敗,終究敗落了下來,只剩下幾名女眷。若雪,這位溫順乖巧又漂亮的原貴族小姐,爲了養家糊口,便來到我家當女仆。我的父母常年在外國做生意,不放心我一人在家,看這姑娘溫柔貼心,便要了她。不過看他們對小姑娘的慈祥勁兒,天哪,難不成他們這麼早就給我張羅老婆了?  雖然之前一直是養尊處優的大小姐,但是若雪這個女仆還是很稱職的。不管是做飯還是洗衣服,都做得很好。當然最重要的是,她是一個漂亮MM哦。剛15歲,胸部已經頗具規模,配上那張勾人犯罪的童顔還有那雙白嫩嫩,修長的美腿,這妮子將來潛力無窮啊。我也不是什麼乖寶寶,對性還是有了相當的「研究」。  這麼一個漂亮MM,再說是爸媽內定的媳婦,當然會動手動腳。剛開始的時候,我會故意把色情雜志滿地亂扔,然后等著若雪滿臉通紅地收拾。還有就是打飛機的時候把精液射在內褲上,丟給若雪洗干淨。若雪大概也知道自己的命運,再說對我印象也不壞,所以雖然羞澀卻也沒有反抗。我們年紀相仿,在爸媽的安排下一起上一個貴族私立學校,若雪漸漸的也成了我的可愛小女友,雖然還沒嘿咻嘿咻,連平日里摟摟抱抱接吻之類的,小妮子也會臉紅。但要是她不聽話(其實是我調皮搗蛋),我就拍她的翹臀以示懲罰。若雪的身子發育得很好,尤其是那美臀,飽滿挺翹,彈性十足。我發現她好像有點受虐傾向,每當我打屁股的時候她總是壓抑著呻吟,很享受的樣子。  「少,少爺…」,回家的路上,若雪突然臉紅起來,羞澀地問道,「您…您很喜歡絲襪嗎?」  我一愣,淫手抓著她的翹臀也忘了松開,略微有點尷尬,也不隱瞞,說道,「你,你怎麼知道的?」  「少爺,我看您總是上那些…那些絲襪網站,有時還帶回來幾雙穿過的絲襪,還有今天,我看您一直盯著老師的絲襪看。」,若雪雖然羞澀,卻也有幾分不滿,好像是吃醋了。  我大汗,那些襪子可都是我從女教師宿舍偷的,現在的女老師,尤其是我的班主任,長得實在是不賴啊。原本以爲自己做得滴水不漏,沒想到還是給這妮子發現了,不由得心虛了。  若雪見我不說話,害怕我生氣了,急道:「你喜歡絲襪,我…我可以穿給你看啊。外面的女人不干淨,你要,我我也可以給你,我遲早…遲早也是少爺的人。」  說到最后,若雪的聲音小得幾乎聽不到,滿臉通紅,仿佛一擠就能滴出水來。  我一呆,隨即陷入狂喜,雖然在一起幾個月了,若雪最多也就用手幫我打飛機,但是今天卻要主動獻身,估計是怕我在外亂搞吧。我歡呼一聲,先叫司機(也是一個美女哦)開快點,然后平旁若無人地把若雪壓在身下(遲早吃了美女司機,先讓她習慣習慣。余光一瞥,美女司機果然粉臉含春,貝齒輕咬嘴唇),吻到她喘不過氣來。「雪兒,今天是要我吃了你嗎?還有絲襪秀,對嗎?」若雪羞澀地點點頭,說不出話來。

  一進房間,我便緊緊摟住若雪開始狂吻,兩手不安分的在若雪身上遊走,尤其是緊身牛仔褲包裹下的翹臀更是頻頻受到我的騷擾。若雪滿面紅霞,紅潤的小嘴吐著蘭氣,壓抑著呻吟,小妮子還是很敏感的嘛。  「雪兒,你的絲襪呢。」我在她精致的耳垂旁吐著熱氣,惹得她一陣顫抖。  「在…在褲子里面」她有些無力的說著,整個人都靠在了我身上。  我急不可耐地扯下褲子,果然里面一雙帶花紋的黑色連褲絲襪緊緊包裹著她美妙的下半身,看得我欲火大盛,三下兩下剝掉其它衣服,只剩下絲襪和一條黑色T字褲。喲,這內褲前幾天死活不肯穿,今天倒主動了。我心情大好。   「笨蛋,黑絲應該換在外面的。」  「可,可是,我只想穿給少爺您一個人看。」若雪的聲音很輕,微微顫抖,表露了她的心思。  我心頭一熱,「雪兒,當我老婆吧。」不等她回答,我霸道地吻上了她的紅唇,雙手按在她的乳房上揉動。雪兒很激動,也很興奮,兩條絲襪美腿也不由自主地纏了上來。不得不說,若雪的本錢相當雄厚,胸挺臀翹,肌膚雪白,配上性感的黑絲,讓我的肉棒堅硬如鐵。  「少…少爺,今天就要了雪兒吧,雪兒要…要盡妻子的責任。」若雪眼波流轉,媚態橫生,蛻變成一只小野貓。我的呼吸不由得粗重了很多。我起身,握住了若雪的兩條腿,來回撫摸,感受著絲襪的舒爽,情不自禁地吻了上去,然后從臀部,從神秘的大腿根部,一直舔到腳趾。十只腳趾緊緊蜷縮在一起,被絲襪裹著,說不出的性感。尤其是穿了一天,還略帶一點腳汗的味道,與處女的芬芳混雜,無疑是催情利器啊。若雪在我的舔弄下陷入迷離,嗯嗯的無意識地呻吟,雙腿還緊緊夾著我的頭,玉手也攀上了聖女峰揉搓。  終於在我享受夠了絲襪美腿,我把目光轉向了若雪兩條長腿的根部。那里,才是我今天的目的地。我大力地按壓著若雪的私處。那里早已泛濫,連絲襪都已濕了。若雪則突然叫了起來:「啊啊啊,不…不行了,雪兒不行了,少爺。」若雪緊緊地抱著我,全身抽搐,我按在她蜜穴口的手也感受到一股溫熱的水流。好吧,才開始就泄了一次,也太敏感了吧。  若雪高潮過后陷入了短暫的昏迷,我則在絲襪襠部一扯,扯出個洞來,然后撥開黑色小內褲,便看到了我YY幾個月的美妙蜜穴。若雪的私處已有了許多黑黑的陰毛,此時卻被淫水弄濕搭載一起,說不出的淫靡。陰毛掩蓋下的蜜穴只有一條縫穴口微張,透露出粉紅的內里,分泌出亮晶晶的淫液,我顫抖地吻了上去,忘情地享受著女仆胯間的美味,不時挑逗那顆相思豆。若雪被我舔弄的回過神來,象征性地掙紮了幾下,也就沈醉在這男歡女愛的快感中。最后,我的肉棒實在忍無可忍,抵著穴口刺入。  「疼,好疼!少,少爺…好疼。慢一點…輕一點…」撕裂般的痛楚驚醒了若雪,原本嚴絲合縫的蜜穴被我的大肉棒擠出一個醜陋的圓洞。若雪十指緊扣我的后背,劃出幾條血痕,兩條絲襪美腿也緊緊夾著我的腰身,試圖阻止我的進入,但一切都是徒勞的。我心疼地看著身下受辱的美女,動作放緩並出聲安慰,「乖雪兒,我會慢一點的,再插兩下就不痛嘍。」處女溫暖的陰道真緊,夾得我的肉棒都疼了。不過隨著淫水涓涓流出就很爽了。若雪柳眉緊蹙,忍受著我的進犯,漸漸的,痛呼變成了呻吟,若雪終於嘗到了做愛的快樂。  「少爺,少…少爺,雪兒好…好舒服…快一點,再快一點嘛…」這時的若雪,無疑是個蕩婦,大聲地浪叫著。  我一手抓著若雪的美乳肆意揉搓,另一只手托住了若雪渾圓的臀部撫摸,甚至用手指隔著絲襪摳弄若雪的菊蕊,而若雪幾乎陷入瘋狂,兩條修長的絲襪美腿緊緊地夾著我,姿勢誘人。口中瘋狂地喊道:「少爺快……再快一點,雪兒要飛了……不……不行了,少爺,雪兒不行了……啊啊啊……」我巨大的肉棒在緊窄濕潤的處女陰道來回穿梭,突然感受到陰道壁的收縮,壓力倍增。我低吼一聲,加快抽插了幾十次,把一股股陽精射入身下這位小處女嬌嫩的身體里,燙得她尖叫一聲又昏迷過去。我把肉棒從蜜穴拔出,帶出紅紅白白的黏液。醜陋的圓洞隨即合上,果然是處女的陰道緊啊。過了一會兒,我已恢複了體力,看著這具美麗的肉體,又撲上去肆意玩弄。若雪還在昏迷,但身體的反應還在,會流水,會呻吟,還會抽搐,我試了乳交,足交,舒爽不已,最后把濃濃的精液都射在若雪美麗的絲襪腳上,抱著若雪睡去。  沈睡的我們不知道,一會兒后一個十來歲的美麗小籮莉興沖沖地跑到我房間卻驚訝地看到了眼前淫靡的一幕。若雪上半身赤裸滿面潮紅,一對美乳被壞壞的少爺抓住,下半身只著黑絲和一條細線內褲。襠部已被撕破,露出誘人的黑森林和蜜穴。兩條修長的絲襪美腿就盤在我的腰上。穴口,美腳上還有濃濃的白色粘液。而我的胯下軟趴趴的肉蟲被若雪的肉體擋住,看不真切。小女孩嘴巴都成O型了,粉嫩的臉頰騰起兩朵紅霞,悄悄退去。過了一會兒,竟是扭扭捏捏,不著存縷的跑來。小手按在自己雪白的肉體上揉搓,甚至高高翹起臀部像一只小母狗一樣,埋頭在若雪的絲襪腳上貪婪的舔舐著白色的粘液……


广告合作邮箱selaoshu888@gmail.com
警告:国内偷拍国内精品视频_2019最新欧美AV片高清观看_亚洲成在人线免费视频_国产亚洲观看视频在线&,青青青兔费视频在线含有成人内容!适合20岁以上人群浏览。请遵守当地法律法规不要随意转播! 免责申明
[国内偷拍国内精品视频_2019最新欧美AV片高清观看_亚洲成在人线免费视频_国产亚洲观看视频在线&,青青青兔费视频在线] 版权所有 © 2010-2018 all rights reserved.